被行业利空错杀的消费升级成长股

一、被行业利空错杀的消费升级成长股

疫情以来,国内受到影响的行业都在渐渐复苏中,相关板块的个股也都逐渐爬出了疫情以来的股价坑,就连最近才刚刚允许复工的电影行业,相关个股的走势也都爬出了今年新高。

大的主流板块里,目前似乎只有一个行业还在地板上了,那就是航空。

航空板块之所以被投资者抛弃,其实也可以理解。

国外管控能力差,疫情从未消停过。

国内虽然解封,但防控力度从未下降,各景区的旅游数据也未完全恢复,再加上民众的恐慌情绪,国内飞机出行的需求依然萎靡。

目前正值夏季,在有效的疫苗量产之前,今年冬季会不会二次爆发也是投资者们所担心的问题。

这些问题令投资者对航空股的风偏始终提高不起来。

但也正是这种行业级的利空出现,才让投资者有机会以极低的价格布局优质的赛道。

犹如当年的白酒塑化剂事件、速冻水饺的猪瘟事件、牛奶的三聚氰胺事件。

事后回头看,这些在视野可见时间内不会消失或者被取代的行业,一旦发生行业级别的利空,都是最佳的买入时机。

随着未来疫苗的推出,以及长时间后人类的淡忘,航空业的复苏迟早会到来,届时就不会再有如此低廉的入场价格。

而在A股为数不多的航空股中,最具备高成长空间的,唯独走廉航路线的春秋航空一家。

截止到2019年末,我国还有10亿人没有坐过飞机,随着未来我国人均GDP的提升,消费能力逐渐增强,坐飞机的人口会越来越多。

对于春秋航空来说,这将是一场关于国人出行消费升级的盛宴。

二、市场对于航空股的认知和偏见

一提到航空股,大多数投资者通常会带有偏见,认为航空股是围绕着油价和汇率的周期股。

所以东航国航南航的股价长期横盘大幅震荡,丝毫没有成长性,一脸周期股的样子。

要解释这个问题,就需要从航空股的几个关键点入手:

1、行业周期

2、经营成本

3、竞争格局

4、政策监管

由于航空业提供的服务都大同小异,同质化严重,所以如果各家公司恶性竞争的话,行业盈利能力很弱,像极了我国现在的券商行业。

美国航空业曾经是无序竞争的,直到行业衰退了,才开始慢慢整合,直到寡头垄断后,盈利情况才开始好转。

但仅仅有垄断,还是不够的,航空业繁荣与否还取决于经济活动是否活跃。

经济景气时,人力资源流动频繁,航空业也景气。

经济萧条时,人力资源流动稀少,航空业也萧条。

除此之外,就是航空股的两大成本巨头,油价和汇率,这两项的剧烈波动对航空公司的财务报表也会有较大的影响。

除此之外,在我国投资航空股,还需要考虑政策监管的因素,例如航线时刻表的各种限制和价格管制等等。

那我国的航空业目前是个什么环境呢?

美国的航空业是一路竞争到垄断的,也就是说需求和供给已经达到平衡了,且未来没什么成长性。

中国的人口比美国多的多,随着GDP的提升,消费升级,需求方面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竞争方面,我们国家目前也是垄断的,仅剩几个大航和几个民营航空在做,而且海航的事情之后,可能集中度还会进一步提升。

油价方面可以有燃油附加费转移成本,汇率方面可以做套保。

航线和时刻也是高度管制,不存在恶性竞争。

这么一看,前途无量啊,为什么几个国有大航的走势那么差呢?

核心差距还是在于管理。

价格的管制本身就制约了行业利润空间,公司能赚多少钱,全看能省下多少钱,国有大航的国企属性,在费用管控上本来就偏弱,省不下钱,自然盈利能力无法增长,股价也就只能横盘震荡。

(国航近10年的净利润水平,就没有出现过一次3年以上的趋势性成长)

所以,不是中国民航业的这条赛道不行,而是里面的大部分公司不行。

三、廉航春秋的机会

与国有大航不同,

春秋航空走的是廉航的路子。

国内廉航的渗透率极低,截止到2018年的数据,东盟廉航渗透率56%,欧洲50%,美国32%,我国的廉航渗透率为11%,位列垫底,增长空间巨大。

春秋先通过低价的策略,吸引大量客户,再通过超强的管理能力,落实高客座率、高飞机利用率、低管理费用、低销售费用,在运营方面省下大量的成本,这样一来随着公司飞机数量的增加,盈利能力也如搭积木一般不断提高。

同时,由于公司走的是低价路线,客流比较稳定,受到宏观经济的波动也更小。

如果未来国内的价格管制能够完全放开,春秋航空的盈利能力还将进一步增强。

不少投资者担心,国内高铁的和高速公路的发展会不会分流廉航的客流。

这方面其实完全不用担心。

因为国内还有不少城市与城市之间,有航线没高铁线,国外更不用担心了,国内还有不少城市与一些国外热门旅游城市没有航线,还有更加广大的地方连机场都还处于在建中。

广大的二三线城市,才是廉航未来的增量所在。

当然,在国内垄断的环境中,春秋也是处于弱势的一方,航线和时刻表通常都是优先国有大航,民企廉航经常会受到排挤,也就是所谓的“有些钱赚不了”。

但国内市场的空间成长性足够大,哪怕只是分到其中一小杯羮,对于春秋来说也是很大的增量了。

四、投资价值分析

目前春秋航空的股价,距离疫情悲观情绪最浓烈的时候,已经反弹了35+%,相比其他国有大航,表现更加优异,但也依然没有收复疫情之前的阶段。

主要还是因为民航整个行业的利空因素还未完全消散,春秋作为航空股,估值上依然会继续受到压制。

从中期角度来说,在疫苗出来之前,如果疫情二次爆发,不排除春秋的股价会二次下杀。

但只要二次爆发的严重程度不如第一次,那么从市场情绪上来说股价不会跌破疫情首次爆发时的低点。

从长期角度来说,今年一季度春秋从去年利润3.8亿到今年亏损2.2亿,实际上是损失了6个亿利润,且一季度历来占全年业绩比重还是较高的,所以今年的年报业绩势必不好看。

因此,今年的低基数也为明年疫情恢复后的高增长,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同时明年疫情一旦消散,投资者对于航空业的风险偏好也会提升,估值提高。

也就是说,明年对于春秋航空来说,是业绩估值双提升的戴维斯双击之年。

当然,这一切的大前提,是疫情不能长期持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