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金融梦一场:联名信用卡引“内斗” 服务管理混乱

作者 | 洪七公

来源 | 镭射财经(ID:leishecaijing)

互联网金融现在究竟还是不是一个好生意?对于美团而言,这个问题比较尴尬。苦拼六年,美团金融的千亿资产目标还在梦里,虽然表外业务有所扩张,但自营金融业务依然与其他互联网巨头相差甚大。

美团在金融业务上面的布局仍处于基础阶段,主要依靠流量驱动而非生态驱动。美团基于第三方支付牌照、网络小贷牌照、保险牌照、银行牌照,切入收单、信贷、联名信用卡等业务,虽然自去年以来金融版块建设提速,但至始至终都难出圈。

支付业务即使背后庞大的流量池,加之平台支付通道“二选一”的排他策略,但账户侧仍面临支付宝、微信支付的寡头格局钳制,因此只能面向B端发力收单业务。信贷业务中的信用支付产品在美团场景外缺乏受理条件,服务生态内的外卖、团购场景成为它的归宿;现金贷产品相比同类产品也没突出的差异化竞争优势,提前还款甚至还收费。

最让美团金融骄傲的产品大概就是联名信用卡,联名信用卡打通了美团生态内外场景,是美团金融出圈的希望所在。然而,联名信用卡发展至今也出现尴尬的局面,月付产品与联名信用卡业务重叠、功能相似,并且后者无论在美团体系内还是外部场景,都更具优势,这无疑会削弱美团自营信用支付业务。

作为国内最大的本地生活服务平台,美团虽有机会做互联网金融,但能不能做好还不得而知。可能对监管政策先知先觉,美团金融去年持续发力,推出多个创新产品,无奈赶了个晚集,业务突围除了自身经验受限,还多了一层监管政策的不确定性。

联名信用卡引起“内斗”

从2018年发行联名信用卡后,美团成为名副其实的信用卡发卡机器,两年内发卡超过1000万张。若从流量、场景互换角度来看,美团实现超额的发卡量并不稀奇。美团在联名信用卡策略上,与其他互联网平台形成差异化竞争,主要体现在与城商行联名发卡和深度联营模式。

避开国有行和股份行,选择以上海银行、青岛银行、天津银行等头部城商行为切入口,确实能形成发卡量和议价能力上的优势。首先,大行的信用卡渗透率较高,用户不会因为美团权益去再办一张信用卡,而增加权益就意味着获客成本飙升。城商行受区域、网点限制,信用卡渗透率较低,一旦权益适当,新增获客的阻碍就会少很多。

其次,美团作为头部流量平台,加上交易场景具备典型的小额高频特点,这在与发卡行的议价中形成天然优势。借助联名信用卡和权益,美团不仅能提升平台内交易活跃性,而且可以在发卡、风控、运营管理的联营模式下,打开外部消费场景,不断为美团积攒数据和运营经验。

信用卡业务可能会成为美团金融的拳头业务,前不久美团关联公司申请注册“美团信用卡”商标,足以见得美团的信用卡野心。不过,硬币的另一面是,美团用流量换业务的方式,在一定程度上也与其自营金融业务冲突。

从产品属性来看,美团联名信用卡与美团钱包深度捆绑,联名卡的使用体验与美团自营产品无太大差异。美团联名卡在功能上和美团信用支付产品月付大同小异,但额度、账单管理、权益、适用场景都优于美团月付,这无疑会对月付的交易额和品牌沉淀造成冲击。

有美团联名信用卡的用户向「镭射财经」表示,此前一直用美团月付,但办完联名卡后,前期在权益刺激下一直用联名卡支付,后来形成惯性,就减少月付的使用频次,甚至不再用月付。此外,联名卡的额度高于月付,还能绑定微信、支付宝,使用体验更好。

在现金贷服务方面,联名信用卡搭载的现金贷分期功能,满足美团金融用户的借钱需求,进而对美团自营现金贷产品产生冲击。美团现金贷业务主要包括消费贷产品美团借钱和经营贷产品生意贷,二者通过美团小贷自营和助贷的方式为用户提供现金贷服务。

在联名信用卡等外部产品不断渗透过程中,联合贷、助贷模式将成为美团消费金融业务的主要变现方式。联名信用卡可以快速筛选过滤出美团生态中的优质用户,一旦优质客群在信用卡资产中沉淀,美团自营消费贷业务只能承接次优和次级用户。

目前,美团生活费借钱产品相当一部分资产都在表外,优质用户由美团小贷授信,大量次级用户都导流给消费金融公司等资金方放贷。这也就解释了为何部分用户觉得美团借钱的利率较高,通过率和复贷率波动较大。

相较蚂蚁、京东,美团金融业务扩张受限的根本原因在于场景,正所谓成也场景败也场景。外卖场景与电商、线下消费场景相比,客单价、数据维度、规模潜力都会受限制,美团金融急于出圈,就必须借助联营方式,但这对于美团来讲并不是长久之计。

金融服务管理混乱

2015年至今,互联网金融渗透率大幅提升,消费者的金融服务可得性得到满足,而美团金融先发优势并不明显,尤其是消费金融和大数据风控业务落后一大截。去年,美团金融才上线信用支付和大数据评分产品,这两个业务恰恰撞上了监管整治互联网金融的重要方向。

或是缺乏经验,或是扩张野心难藏,美团金融的支付、信贷基础业务已搭建完成,但是管理混乱导致的服务体验不佳,成为美团金融向千亿资产规模迈进的阻碍。美团从2016年收购第三方支付牌照钱袋宝以来,通过关联公司多次涉嫌代收代付违规、二清违规,在收单市场中饱受诟病,也频频收到监管罚单。

除了B端业务管理混乱,面向C端的消费金融业务也频遭用户投诉。在营销方面,美团借钱以免息优惠券诱引用户借贷,实际上免息优惠券在提前还款的情况下无法使用,有用户称:“美团存在诱导用户借贷的行为,以优惠券骗取消费者信任。”

联名信用卡一直是美团金融热推的项目,在宣传过程中也涉嫌存在夸大误导行为,告知义务履行不充分。外卖立减作为美团联名信用卡的权益之一,美团在联名卡申请页面标注“外卖天天减6元”,实际上外卖立减权益存在时间限制,一般为信用卡激活后一个月左右。

在贷后方面,美团金融更是惹众怒,因涉嫌催收不规范导致用户普遍埋怨。一名美团金融用户透露,曾被美团金融的委外催收机构威胁,如果不及时还款,就将父母照片以及人个人照片、视频信息发给好友,通讯录上传自动拨号系统拨打两个月。

此外,美团金融还涉嫌通过催收短信、催收电话、催收律师函及其他催收文件,骚扰无关第三方。更有甚者,威胁借款人称已调出亲属资料,向亲属、邻居等第三方透露借款人个人信息。

当前,金融服务消费者权益保护监管政策不断细化,并且评价权重上升。尤其在蚂蚁集团整改之后,网络平台企业的金融业务逐渐被纳入穿透式监管之中,由消费者保护引发的风险不容忽视。

今年四月份,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等金融管理部门联合对从事金融业务的头部网络平台企业进行监管约谈,美团金融也在约谈名单中。金融监管部门表示,头部网络平台企业在行业内有重要影响力、暴露的问题也较为典型,必须率先严肃纠正。其中,包括强化金融消费者保护机制,规范个人信息采集使用、营销宣传行为和格式文本合同,加强监督并规范与第三方机构的金融业务合作等。

正如王兴所讲,美团的确有做互联网金融的基础,但只存在于对规模的想象,基础也会被消耗殆净。眼下,除了外部政策风险,美团金融还要面对内源性风险。